刀馬旦
詞:絲齊
曲:悲曲(高進)
原唱:妖弦&重小煙
演唱:BOX337
後期:月光下的騎士

弦:
幾度花開 盡逝水流觴 繁華夢一場
記憶裡的 那份疏狂 今凋落在何方

台上五七言 仍在唱 誰卻已 脫去了華裳
散亂的宮商 最後 歸寂於舊巷

弦唱煙和:
獨行過路 千障 奏一曲 陽關的感傷
恍如家鄉 的老城牆 寫滿了 兒時的荒唐

舉杯飲 罷了白月光 駐足凝望 的淒涼
看衣染霞霜 風流 皆付於滄桑

合:
舊日的戲台上 誰在耍花槍
檀板的 清響和著 淺吟成低唱

回眸望 不思量 歲月的流淌
誰在 浮光中 鏤影 舞一段輕狂

燃幾分 煙花燙 褪下了戎裝
洗卻那顏妝 今朝盡醉 又何妨

且聽得 銅鑼響 台上重開場
是誰留下 轉身擦肩 的豪放


煙:
幾度花開 盡逝水流觴 繁華夢一場
記憶裡的 那份疏狂 今凋落在何方

台上五七言 仍在唱 誰卻已 脫去了華裳
散亂的宮商 最後 歸寂於舊巷

煙唱弦和:
獨行過路 千障 奏一曲 陽關的感傷
恍如家鄉 的老城牆 寫滿了 兒時的荒唐

舉杯飲 罷了白月光 駐足凝望 的淒涼
看衣染霞霜 風流皆 付於滄桑

合:
舊日的戲台上 誰在耍花槍
檀板的 清響和著淺吟 成低唱

回眸望 不思量 歲月的流淌
誰在浮光中 鏤影 舞一段輕狂

燃幾分 煙花燙 褪下了戎裝
洗卻那顏妝 今朝盡醉 又何妨

且聽得 銅鑼響 台上重開場
是誰留下 轉身擦肩 的豪放

弦:
舊日的戲台上 誰在耍花槍
檀板的 清響和著淺吟 成低唱

回眸望 不思量 歲月的流淌
誰在浮光中 鏤影 舞一段輕狂

合:
燃幾分 煙花燙 褪下了戎裝
洗卻那顏妝 今朝盡醉又何妨

且聽得 銅鑼響 台上重開場
是誰留下 轉身擦肩 的豪放